新泰市實驗中學歡迎您!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新聞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動態

    “教材體”成雞肋 人教社蘇教社回應問題教材

    * 來源: 文摘 * 作者: admin * 發表時間: 2010-03-03 17:31:00 * 瀏覽: 583
    本報今年9月23日《愛迪生到底有沒有救過媽媽——浙江3語文教師對小學語文教材隨意杜撰等問題提出質疑》系列報道中,浙江3位語文老師,給時下普遍使用的“人教版”、“北師大版”、“蘇教版”中小學語文教材挑出了不少“刺”,其中有課文事實與常識不符、價值觀陳舊,甚至有杜撰名人故事的,引起全國教育界關注。

      教科書的編輯質量,關系到千千萬萬孩子。本報對小學語文教材問題的系列報道,使一場針對小學語文教材的“打假運動”方興未艾。小學語文教材究竟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會有“教材體”文章?選文的背后有著怎樣的故事?一套好的教材應該怎樣堅持兒童本位?……

      繼北師大出版社小學語文教材主編馬新國之后,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學語文編輯室、江蘇教育出版社小學語文教材主編朱家瓏首次接受本報記者的專訪。各地多位學者也針對小學語文的一系列問題,從兒童文學閱讀、語文課程、課堂實踐等專業領域出發,進行了碰撞。

      教材主編:在等新課程標準出臺

      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學語文編輯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教材修訂按教育部的進度,現在在等待新課程標準出臺,目前,他們正在做一些前期的資料收集工作,對國內外教材進行比較,結合語文教學理論的最新進展,做好編寫前理論準備工作。小學語文編輯室的工作人員還深入到教材實驗區進行調研,傾聽一線教師的建議。

      本報報道浙江三老師認為《陳毅探母》沒有出處,有虛構嫌疑,對此,江蘇教育出版社小學語文教材主編朱家瓏回應說,陳毅探母,在陳毅的傳記中確實沒有記載。該故事是陳毅的侄子親口跟陳毅展覽館的工作人員講的,工作人員整理成文后,被收入了由中宣部、團中央和關工委聯合推薦的一本關于青少年教育的書里。蘇教版教材上的文章,正是從這本書里引用的。關于“愛迪生救母”一文,是從1998年上海電影制片廠拍攝的十部青少年教育小故事影片中選用過來的。

      朱家瓏認為,浙江三教師“教材以美德綁架兒童”這樣的提法,模糊了對兒童進行美德教育的概念。這種提法有負面作用。“我們非常重視青少年的傳統美德教育,作為小學教材,應理直氣壯地弘揚傳統美德。”

      “教材體”存在短小輕薄的問題

      教師和家長關注的是如何從兒童出發,而教材編者可能更需要關注客觀的語文知識體系以及其他諸多非語文、非教育的因素。編輯課文,要考慮語文教學的生字、詞語、造句,難易度、字頻等一系列問題,有時候就不得不刪改修訂。

      著名兒童閱讀推廣人、江蘇省特級教師周益民舉例說,一些教材的編寫非常嚴格,規定每篇文章字數不允許超過多少,甚至連在哪篇課文中必須出現哪幾個生字都有規定……重重限制之下,再好的文章也就慢慢走樣了。因為這樣的創編,于是就出現了所謂的“教材體”。

      “如果是選的文學文本,我完全反對教材體的選用。堅決反對,旗幟鮮明地反對。”中央教科所南山附屬學校校長,曾任情境教育研究所副所長,長期關注小學語文教育的李慶明認為,語文教材編寫需要打破框框,讓具有真正的語言創造力的人能夠把自己創作的好作品放到語文教材里面來。

      他認為,不同的年齡段,有著不同的語言發展的規律,需要找到合適的文體來對應。就目前比較流行的四五套教材來看,在整體質量上存在著短小輕薄的問題:篇幅上短小,思想性、藝術性上輕薄。為什么孩子到小學六年級畢業的時候語文能力還那么差?恐怕和他沒有接觸過復雜的文章有關。

      選《紅樓夢》還是《木偶奇遇記》

      教材中的文章到底應該怎么選擇?是經典,還是童話?是教育還是益智?

      關于經典和選文的問題,周益民說:“《紅樓夢》今天孩子不讀,明天會讀;《木偶奇遇記》孩子今天不讀,也許他明天就不會讀了。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兩者如果讓我推薦一個進入教材,我面對的是大眾兒童,不是面對個體,所以我寧愿放棄《紅樓夢》而推薦《木偶奇遇記》。我也愿意把適合兒童的成人文學作品給兒童讀,條件是那些內容必須是兒童文學作品里面無法找到,也就是無可替代的,沒有類似的兒童文學作品可以替代的,這時我會把適合兒童的成人的東西拿過來。就好比下雨天,因為一時無法找到兒童雨衣,就穿成人雨衣吧。”

      “我覺得成人本位和兒童本位有一個區別標準,就是是否張揚孩子的天性。選文不當的教材,其實是把兒童引向成人的那種規范化話語方式。”周益民說。

      整體專業知識出了問題

      “我們聚焦到教材問題,討論并要打破這種背后隱含著、潛在的東西,這個東西是什么呢?用個比較專業化的術語叫做‘教師的學科教學知識’,或者叫PCK。”語文課程論專家、上海師范大學教授王榮生如是說。

      教師受兩方面影響,一方面受他本人的學科教學知識的影響,現在很多小學語文教師沒有兒童文學的素養,那么肯定會影響到他對文本的解讀的處理。另一方面,如果大部分的教師認為目前通行的教法是好的,那就不能責怪到一個具體的實施者,而是整體的專業知識上出了問題。

      老師的PCK是怎么形成的呢?老師學科知識的樹立與形成中,教材是關鍵。必須通過對教材的改變,來改變教師的對課程、對教材、對教學、對學生的一個理解。

      教材中不應有“暴力”

      有著多年教學經驗的小學名師、江蘇吳江實驗小學副校長張學青指出了語文教材中殘存的暴力傾向,她舉了在蘇教版中《盧溝橋的烽火》,其中描寫戰斗場面的一處段落,是這樣寫的:“英勇的中國守軍舉起明晃晃的大刀,冒著敵人的炮火在殺聲中沖破縣城,用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頃刻間,刀光閃閃,鮮血四濺……到了橋頭,大刀隊員們齊聲大喊‘小鬼子看刀’,日寇猝不及防,一個接一個人頭滾落,尸橫橋頭。”真的很暴力。

      張學青說:“我覺得以這樣的方式去血淋淋地呈現戰爭,本身就是一種對生命的漠視,對生命的不尊重。在文本里,日本兵的生命,就像馬蹄下的幾莖細草。我不是說不能呈現戰爭,而是以怎樣的一種方式呈現。《安妮的日記》為什么出版后引起這么大的關注?我們能不能以一個很平民的視角,貼近學生的視角去呈現戰爭呢?”

      剛入學的孩子已不是張白紙

      徐冬梅老師是親近母語課題組主持人,也是著名兒童閱讀推廣人,她的觀點發人深省:“按照我們現行政策,孩子7周歲入學,每一個孩子站在小學語文學習的起端的時候,實際上他不是一張白紙,很多孩子在入學前,已經由他的家庭、爸爸媽媽,給了孩子很多閱讀的教育。”

      她說,一般情況下,翻開現在的小學教材,大多數都是這么編的:先是一些良好學習習慣的教導,然后就是漢語拼音,然后開始識字,集中識字,以及一些隨課文識字,順帶一些小短文,童謠,小童話。她認為,我國大多數地方把教材和課程混為一談,教材幾乎成了課程的全部。

      她說,孩子們雖然剛剛入學,實際上已經有了很旺盛的語言學習的欲望,孩子們已經可以聽一些很復雜的語言系統的東西。可是在教材中,他們只能面對一些非常短的、簡單的語言材料。“對于很多孩子來說,(教材)實在是索然無味的一個學習,如雞肋。關于這種索然無味,無論作為一名教師還是一位母親,我都有特別深的感受。”徐冬梅感嘆。她認為,編小學語文教材的人,首先應該是對兒童的心理,特別是兒童的語言能力,有一個基本的估價。(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 吳重生 本報記者 蘭楊萍)

    糖心视频色板_糖心视频破解版_糖心视频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