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泰市實驗中學歡迎您!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名人教子的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 家長園地

    名人教子的故事

    * 來源: 文摘 * 作者: admin * 發表時間: 2016-05-17 15:24:00 * 瀏覽: 795

    李苦禪教子故事 

         李苦禪先生(一八九八至一九八三),是我國當代著名的國畫家和美術教育家。李燕是他的兒子。在李苦禪的苦心教育下,李燕在畫壇脫穎而出,也頗有造詣。 “人無品格,下筆無方” 

         李燕子承父業,也迷上了繪畫,李苦禪便經常對兒子說:“人,必先有人格,爾后才有畫格;人無品格,下筆無方。秦檜并非無才,他書法相當不錯,只因人格惡劣,遂令百代世人切齒痛恨,見其手跡無不撕碎如廁或立時焚之。據說留其書不祥,會招禍殃,實則是憎惡其人,自不會美其作品了”。 

        李苦禪自己說到做到,率先示范。一九三七年北京淪陷了,偽“新民會”妄圖拉攏社會名流為其裝點門面,派人來請李苦禪“出山”:“您要答應了,有您的官做,后頭跟個挎匣子(槍)的,比縣長還神氣哩!”李苦禪不為所動,凜然拒絕。此后,他斷然辭去教學職務,以賣畫為生。 

        父親的言行,兒了看在眼里,聽在耳里,記在心里,化為行動。“文革”結束后,有天,李苦禪叫來兒子,說有關部門通知前往認領散亂的查抄物品。他對兒子再三叮囑:“上次葉淺予和陸鴻年把錯領的那些東西都退給咱們了。這正是看人心眼兒的時候,咱們要錯領了,也不要人家的啊!”也正讓李苦禪說著了,在李燕領到的“雜畫一批”中發現,一卷二十件黃賓虹未裝裱之作,上有二三件書有李可染的上款。李燕遵父囑,當即交還工作人員,并立即通知李可柒。李可柒見心愛之物璧還,喜不自勝。李苦禪聽說后,也非常高興。當時在場的友人開玩笑說:“何不趁此跟那位李先生討幅牛?”原來李可染畫牛是出了名的。但李苦禪連連說:“物歸原主是應該!”李苦禪逝世后,李燕曾在《風雨硯邊錄——李苦禪及其藝術》一書中詳細談到此事。由此可見,父親的品格教育對他的影響之深。 

         “干藝術是苦事”李苦禪教育兒子從藝,不是就事論事,而是“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他對兒子說:“干藝術是苦事,喜歡養尊處優不行。古來多少有成就的文化人都是窮出身,怕苦,是不出來的。”接著,他結合自己從藝過程,說:“我有個好條件——出身苦,又不怕苦。當年,我每每出去畫畫,一畫就是整天,帶塊干糧,再向老農要根大蔥,就算一頓飯啦!”在父親的教導下,李燕不怕風吹日曬,不畏爬山涉水,長期堅持野外寫生。 

    王羲之勸子于學

      晉代書法家王獻之自小跟父親王羲之學寫字。有一次,他要父親傳授習字的秘訣,王羲之沒有正面回答,而是指著院里的十八口水缸說:“秘訣就在這些水缸中,你把這些水缸中的水寫完就知道了。”

    王獻之心中不服,認為自己人雖小,字已經寫得很不錯了,下決心再練基本功,在父親面前顯示一下。他天天模仿父親的字體,練習橫、豎、點、撇、捺,足足練習了兩年,才把自己寫的字給父親看。父親笑而不語,母親在一旁說:“有點像鐵劃了。”王獻之又練了兩年各種各樣的鉤,然后給父親看,父親還是不言不語,母親說:“有點像銀鉤了”。王獻之這才開始練完整的字,足足又練了四年,才把寫的字捧給父親看。王羲之看后,在兒子寫的“大”字下面加了一點,成了“太”字,因為他嫌獨生子寫的“大”字架勢上緊下松。母親看了王獻之寫的字,嘆了口氣說:“我兒練字三千日,只有這一點是像你父親寫的!”王獻之聽了,這才徹底服了。從此,他更加下工夫練習寫字了。

    王羲之看到兒子用功練字,心里非常高興。一天,他悄悄地走到兒子的身背后,猛地拔他執握在手中的筆,沒有拔動,于是他贊揚了兒子說:“此兒后當復有大名。”王羲之知道兒子寫字時有了手勁,這才開始悉心培養他。后來,王獻之真的寫完了這十八缸中的水,與他的父親一樣,成了著名的書法家。  

    王羲之勸子于學,采用的是“不動聲色”的方法。王羲之對兒子沒有一句說教,卻使王獻之逐步懂得學無止境的道理,從小就開始確立了嚴格的治學態度。
     

    司馬光教子儉樸

      “儉樸”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它的主要功績在于積有限之社稷資財,以興家業,繁吾中華。故此,我國歷史上眾多有識之士在生活上都十分注意自身的儉樸,也十分重視對后代的“儉樸”教育。這種身教言傳之精神,成為后人正身教子的楷模。 

    北宋杰出史學家司馬光,進士出身,屢官天章閣侍兼侍講、御史中丞、尚書左仆射,后追封為溫國公。他著述宏豐,其名著《資治通鑒》是我國一部很有價值的歷史著作。他的生活十分儉樸,工作作風穩重踏實,更把儉樸作為教子成才的主要內容。 

    在司馬光的一生中,流傳著許多動人的故事。據有關史料記載,司馬光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十分注意教育孩子力戒奢侈,謹身節用。他在《答劉蒙書》中說自己“視地而后敢行,頓足而后敢立”。為了完成《資治通鑒》這部歷史巨著,他不但找來范祖禹、劉恕、劉斂當助手,還要自己的兒子司馬康參加這項工作。當他看到兒子讀書用指甲抓書頁時,非常生氣,認真地傳授了他愛護書籍的經驗與方法:讀書前,先要把書桌擦干凈,墊上桌布;讀書時,要坐得端端正正;翻書頁時,要先用右手拇指的側面把書頁的邊緣托起,再用食指輕輕蓋住以揭開一頁。他教誡兒子說:做生意的人要多積蓄一些本錢,讀書人就應該好好愛護書籍。為了實現著書立說治國鑒戒的理想,他15年始終不懈,經常抱病工作。他的親朋好友勸他“宜少節煩勞”,他回答說:“先王曰,死生命也。”這種置生死于不顧的工作、生活作風,使兒子同僚們深受啟迪。  

    在生活方面,司馬光節儉純樸,“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但卻“不敢服垢弊以矯俗于名”。他常常教育兒子說,食豐而生奢,闊盛而生侈。為了使兒子認識祟尚儉樸的重要,他以家書的體裁寫了一篇論儉約的文章。在文章中他強烈反對生活奢痱,極力提倡節儉樸實。   在文中他明確指出:其一,不滿于奢糜陋習。他說,古人以儉約為美德,今人以儉約而遭譏笑,實在是要不得的。他又說,近幾年來,風俗頹弊,講排場,擺闊氣,當差的走卒穿的衣服和士人差不多,下地的農夫也腳上穿著絲鞋。為了酬賓會友“常數月營聚”,大操大辦。他非常痛惡這種糜爛陋習,為此,他慨嘆道:“居位者雖不能禁,忍助之乎!”其二,提倡節儉美德。司馬光贊揚了宋真宗、仁宗時李亢、魯宗道和張文節等官員的儉約作風,并為兒子援引張文節的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告誡兒子這句至理名言是“大賢之深謀遠慮,豈庸人所及哉”。接著,他又援引春秋時魯國大夫御孫說的話:“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接著,他對道德和儉約的關系作了辯證而詳盡的解釋。他說:“言有德者皆由儉來也。夫儉則寡欲。君子寡欲則不役于物,可以直道而行;小人寡欲則能謹身節用,遠罪豐家。”反之,“侈則多欲。君子多欲則貪慕富貴,枉道速禍;小人多欲則多求妄用,敗家喪身。”其三,教子力戒奢侈以齊家。司馬光為了教育兒子警惕奢侈的禍害,常常詳細列舉史事以為鑒戒。他曾對兒子說過:西晉時何曾“日食萬錢,至孫以驕溢傾家”,石祟“以奢糜夸人,卒以此死東市。”近世寇準生活豪侈冠于一時,“子孫習其家風,今多窮困”。   司馬光還不斷告誡孩子說:讀書要認真,工作要踏實,生活要儉樸,表面上看來皆不是經國大事,然而,實質上是興家繁國之基業。正是這些道德品質,才能修身、齊家,乃至治國、平天下。司馬光關于“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的警句,已成為世人傳誦的名言。在他的教育下,兒子司馬康從小就懂得儉樸的重要性,并以儉樸自律。他歷任校書郎、著作郎兼任侍講,也以博古通今、為人廉潔和生活儉樸而稱謄于后世。 


    陳景潤也“望子成龍”

       陳景潤生前不僅是數學奇才,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獨特的見解。兒子名叫陳由偉。“陳由偉”這個名字是陳景潤起的。陳由是他與夫人(由昆)各自的姓,偉則希望其對人類有偉大貢獻的意思。陳景潤也望子成龍。 

    陳景潤對獨生兒子的培養方法主要有三條:一是要培養孩子的個性。他主張民主對待兒子。家庭民主,父子民主,母子民主,使孩子能自由自在地成長,使他的思維方法更具有個性。陳景潤認為,孩子有個性才能成才,文藝家、政治家、科學家都靠個性的發展才獲得成功。二是支持孩子的求知欲。陳景潤希望兒子將來也當科學家。陳由偉天生聰明,每當他拿玩具,便好奇地把玩具“解剖”--拆開看個明白。一個玩具幾十元,當母親的便拉下臉來嚴肅批評兒子。這時,陳景潤總是樂呵呵地站在兒子一邊說:“孩子有好奇心是件好事。他能拆開玩具證明他有求知欲望,能研究問題。當父母的要支持他才對。” 三是父母要成為孩子的朋友。兒子上小學后,常常向陳景潤談自己的事:學習、勞動或與同學的往來。陳景潤認真聽著,然后為孩子當參謀,或表揚或批評糾正。很快,他就獲得了孩子的信任,和兒子成了朋友。  

    陳景潤還認為,教育培養孩子,要因人而異,不同環境、不同性格,教育的方式方法也要不同。這正是這位舉世聞名的數學家的過人之處。  

    現在他兒子在學校不僅學習成績好,品行也優良。陳景潤曾對由昆講,教育孩子要靈活,要分階段。孩子的成長與教育方法分不開。


    傅雷育子成才

        四十年代上海孤島時期,傅雷的大兒子傅聰還沒到上學的年齡,傅雷很早就發現在兒子幼小的身心中,有培養成為音樂工作者的素質,便首先在家中由父母親自擔當教育的責任,并在最基礎的文化教育中,環繞著音樂教育這個中心。正如傅雷在對已、對人、對工作、對生活的各方面都要求認真、嚴肅、一絲不茍的精神一樣,他對待幼小的孩子也是十分嚴格的,很少看見他同孩子嬉戲逗樂,也不見他對孩子的調皮淘氣行為表示過欣賞。他親自編制教材,給孩子制定日課,一一以身作則,親自督促,嚴格執行。孩子在父親的面前,總是小心翼翼,不敢有所任性,只有當父親出門的時候,才敢大聲笑鬧,恣情玩樂。他規定孩子應該怎樣說話,怎樣行動,做什么,吃什么,不能有所逾越。比方每天同桌進餐,他就注意孩子坐得是否端正,手肘有靠在桌邊姿勢,是否妨礙了同席的人,飯菜咀嚼,是否發出有失禮貌的咀嚼聲。甚至因傅聰不愛吃青菜,專揀肉食,又不聽父親的警告,就罰他只吃白飯,不許吃菜。   傅聰按照父親的規定,每天上午下午,幾小時幾小時地練習彈琴,在時彈得十分困倦,手指酸痛,也不敢松弛一下,只好勉勉強強地彈下去。但有時卻彈出了神,心頭不知來了什么靈感,忽然離開了琴譜,奏出自己的調子來。在樓上工作的父親,從琴聲中覺察異樣,從樓梯上輕輕下來。傅聰見父親來了,嚇得什么似的,連忙又回到琴譜上去。但這一次傅雷并不是來制止的,他叫孩子重復彈奏原來的自度曲,聽了一遍,又聽一遍,并親自用空白五線譜,把曲調記錄下來,說這是一曲很好的創作,還特地給起了一個題目,叫做《春天》。   有的人對幼童的教育,主張任其自然而因勢利導,像傅雷那樣的嚴格施教,似乎有些“殘酷”。傅雷后來也經常為自己早年的嚴格而向兒子懺悔,但是大器之成,有待雕琢,在傅聰的長大成材的道路上,我們看到作為父親的傅雷所灌注的心血。傅聰后來遠赴重洋,仍然潛心藝術,不為外界分心,終于成為一位知名的鋼琴演奏家,這與傅雷幼時對他的嚴格教育是分不開的。


    隋文帝依法懲子

      秦孝王楊俊是隋文帝的第三個兒子。他倚仗父親的權勢,目無法紀,經常違反國家規定的制度,還放債取息,使得一般官吏和老百姓深受其害。但他官大氣壯,又有一個皇帝父親,因此誰也不敢得罪他。

        楊俊在外胡作非為,他的妃子崔氏非常生氣,惱怒之下把毒藥放在瓜中,讓楊俊吃。楊俊吃瓜中毒得了病,事情鬧大了,引起轟動。隋文帝聽說了此事,立即下令把他召回京城,撤消了他的一切官職,并責罰他只許待在京城自己的府中,不準跨出府門一步。

        左武衛將軍劉升替皇子楊俊求情說:“秦王除了利用官物營建宮室而外,沒有其他的過錯,我認為可以原諒他。“隋文帝說:“誰也不許觸犯法律!皇子也不能例外。“左將軍還想再為楊俊求情,但是看到隋文帝很生氣的樣子,便不敢再羅嗦,停止了求情。

        大將軍楊素出來打圓場說:“秦王所犯的過錯,不應該受到這樣嚴厲的處分。請陛下寬宏大量,原諒他一次吧!“隋文帝說:“我是五個兒子的父親,更是一國之主!如果按照你們的意思去辦,是不是要另外為皇子們制定一個特別的法律?周公當年能不顧情面,殺掉發動叛亂的周武王的弟弟管叔和蔡叔。我雖然遠遠不如周公,但我也不能做出違背法律的事情呀!

        隋文王沒有同意劉升和楊素的一再請求,依法懲處了兒子楊俊,為臣民做出了榜樣。

    2、李嘉誠的教子故事
       李嘉誠是香港巨富,他非常注重培養孩子獨立生活的能力,他希望孩子依靠自己的努力來學習今后立足于社會的本領,而不能依靠父母來生活。
       李嘉誠在他的兩個兒子李澤鉅和李澤楷只有八、九歲時,就讓他們參加董事會,一方面讓孩子們列席旁聽,另一方面讓他們就某些問題來發表自己的見解。通過參加董事會,兩個孩子不但學會了父親以誠信取勝的生意經,他們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更重要的是,這段生活為他們今后在事業上的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后來,兩個孩子都以優異的成績上了美國斯坦福大學。畢業后,他們向父親表示想要在他的公司里任職,干一番事業。李嘉誠斷然拒絕了他們的請求。他對兄弟倆說:"我的公司不需要你們!還是你們自己去打江山,讓實踐證明你們是否合格到我公司來任職。"于是,這兩個孩子去了加拿大,一個搞地產開發,一個去了投資銀行。他們憑著從小養成的堅忍不拔的毅力克服了難以想象的困難,把公司和銀行辦得有聲有色,成了加拿大商界出類拔萃的人物。
      
       3、斯特娜的教子故事
       美國的斯特娜夫人是一位享有盛名的早期教育家,她在教育女兒維尼夫雷特的過程中,曾經發生過這樣一則故事。
      
       有一天,孩子問斯特娜夫人:“我想到同學家里去玩,可以嗎?”母親說:“可以,但必須在12點半以前回來。”可那天孩子比預定的時間晚了20分鐘才到家。斯特娜夫人見孩子回來了,她什么也沒有說,只是指了一下墻上的鐘。孩子知道回來遲了,馬上歉疚地說:“是我不對。”吃完飯,孩子趕緊換了衣服,因為她每到星期二就要去看戲或看電影。這時,斯特娜夫人又讓孩子看看鐘,并說:“今天時間來不及了,戲和電影是看不成了。”孩子難過地流下了眼淚。斯特娜夫人并未就此止步,而是說了一句十分惋惜而又耐人尋味的話:“這真遺憾!”
      
       “這真遺憾”,面對孩子的過錯,盡管斯特娜夫人只說了這寥寥幾個字的一句話,并未采取其他任何處罰手段,但是使孩子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母親的要求如果是正確的,那就必須絕對照辦,否則你就得為此付出代價。(摘自《家庭導報》)
      
       4、一個生動的教子故事
       這位家長有一個讀一年級的孩子。有一次語文考試后,他發現兒子試卷上有道看圖寫話題被扣了分。這道題的畫面上,有一個男孩正在給小樹苗澆水。兒子寫的話是“哥哥在種樹”,結果被老師判為錯,題下訂正為“哥哥在澆水”。其實,根據畫面顯示的內容,這道題不能算錯。于是,他把孩子叫到身邊,問道:“哥哥在種樹是正確的,為什么沒有得分?”兒子吞吞吐吐地說:“老師說,她說的答案是標準答案。”
         他沒有再和兒子說下去,因為在孩子眼里,老師是絕對正確的。他不在乎兒子的分數,但心里想:老師的一個標準答案,使兒子原本該算正確的思維方式是到了否定,兒子就沒有勇氣再展開思維了。思維,可是孩子的一個重要素質喲。
         于是,他思考如何讓兒子認為自己的答案也是正確的。他和兒子一道研究那幅栽樹圖,溫和地告訴他:“畫面可以說‘哥哥在澆水’,也可以說‘哥哥在種樹’;還可以說‘弟弟在澆水’”,兒子跟著說:“也可以說‘弟弟在種樹’”。他連忙點點頭,并告訴兒子一道題可能在多個正確答案,叫兒子再想想。兒子想了一會兒,說:“小樹長高了”,接著又說:“我和小樹一起長大。”“真不錯!”他看看兒子冥思苦想、躍躍欲試的神情,感到十分欣慰,因為兒子漸漸擺脫了教師標準答案的束縛,生出一種求異思維的勇氣。
         但是末了,兒子疑惑地問他:“老師會不會批評我想了多種答案?”他摸著孩子的頭說:“老師說的是標準答案,你想的是參考答案,都是正確的,老師一定會表揚你的。”兒子聽后滿意地笑了。
         這是一個真實的教子有方的故事。讀了這個故事,我們不禁想到:要培養高素質的下一代,作為家長不具備高素質能行嗎?
      
       5、曾國藩教子的故事
       衣食當寒士相同,庶可成大器
       曾國藩(1811—1872)是清末湘軍首領。他權管四省,位列三公,拜相封侯,謚稱“文正”。他的兒子可算得上是“正牌高干子弟”了。然而,兒子曾紀澤和曾紀鴻都沒有變成“衙內”和“大少爺”。曾紀澤詩文書畫俱佳,又以自學通英文,成為清朝的著名外交家;曾紀鴻不幸早死,研究古算學亦取得相當成就。不僅兒子個個成才,孫輩還出了曾廣均這樣的詩人。曾孫輩又出了曾寶蓀、曾約農這樣的教育家和學者。這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就在于曾國藩教子有方,“愛之以其道”。
       別的不說,只他不為子女謀求任何特殊化,教兒節儉創業,就可令人們深思一番。
       咸豐六年(1856)十一月五日,他給紀澤兒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世家子弟,最易犯一奢字、一傲字。不必錦衣玉食而后謂之奢也,但使皮袍呢褂俯拾即是,與馬仆從習慣為常。此即日趨于奢矣,見鄉人則嗤其樸陋,見雇工則頤指氣使,此即日習于做矣。……京師子弟子之壞,未有不由于驕奢二字者,爾與諸弟其戒之,至囑,至囑。”
       同治元年五月二十七日又給紀鴻兒寫信說:“凡世家子弟,衣食起居,無一不與寒士相同,庶可以成大器;若沾染富貴氣習,則難望有成。”
       同治三年七月,曾國藩受封侯爵,紀鴻正赴長沙考試,國藩特別寫信告誡:“爾在外以謙謹二字為主,世家子弟,門第過盛,萬目所屬。……場前不可與州縣往來,不可送條子,進身自始,務知自重。”
       他對女兒也同樣嚴格。咸豐十一年八月二十四日致女兒:“衣服不宜多制,尤其不宜大鑲大緣,過于絢爛。”
       他還告訴兒女、家眷:“今家中境地雖漸寬裕,且有福不可享盡,有勢不可使盡。勤字工夫,第一貴早起,第二貴有恒。儉字工夫,第一莫著華麗衣服,第二莫多用仆婢雇工……只要人肯立志,都可以做得到的。”
       他還要求:“吾家男子于看、讀、寫、作四字缺一不可。女子于衣、食、粗、細四字缺一不可。家勤則興,人勤則健;能勤能儉,永不貧賤。”
      
       眾人皆以奢靡為榮,吾心獨以位素為美。 ——司馬光
       克勤克儉是我國人民的優良傳統。 ——周恩來
       以耕讀為本,以勤儉為德。 ——施耐庵
       力能勝貧,謹能防禍。 ——賈思勰
       節儉樸素,人之美德。 ——程頤
       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 ——孔子
      
      
       6、姚母教子
       姚梁(1736—1785)慶元縣松源鎮姚家村人。自幼好學,23歲保舉優貢,清乾隆三十年(1765)順天鄉試考取舉人,三十四年登進士,官至內閣中書,歷任禮部主事、刑部員外郎、順天鄉試會試同考官、山東學政、饒州知府、川東分巡備道、江廣按察司、河間府知府等職,所至皆有政績。三十五年后封奉直大夫、中憲大夫、通議大夫,世稱“三大夫”。
      
       姚梁為官清廉,政績累累,備受尊敬。這得益于姚梁從小受家庭誠信教育。慶元地方上流傳著姚母教子的故事。
      
       有一年,朝庭賜封姚梁為察司,要他去各州府查辦貪官污吏。這事被他母親知道了,她老人家深怕兒子勝任不了這樁大事,決定要試他一試。
      
       一日黃昏,姚梁剛從外面回家,他母親劈頭便問:“梁兒,我中午煮了一大碗香蛋,好端端地放在櫥內,晚上打開櫥門一看,竟少了三個,莫非是給媳婦偷吃了,你要替我查一查,我要對家賊施行家教呢!”姚梁聽了不覺好笑,心想家人吃幾個香蛋,也值得這么認真。于是便對母親說:“幾個香蛋吃了便算,不必追究吧。”不料他母親卻認真地說:“你連家中小事都分不清,還敢上州下府去查案?”姚梁一聽明白了母親的用意,隨即找來幾個臉盆、牙杯,盛上清水,叫攏母親、妻兒等全家人,分給每人一個臉盆,一只牙杯,吩咐大家一齊漱口,并把口水吐入各自面前的臉盆水中。
      
       姚梁一個個地觀察過去,別人臉盆的口水都清清的,唯有母親臉盆的口水漂著一些蛋黃碎。姚梁發覺吃蛋的不是別人正是母親自己,他正在犯難時,而他母親卻在旁一味催促,問他:“查到了嗎?”。姚梁說:“查是查著了,不過……”他母親緊逼著說:“不過要徇私對否。”這時,姚梁實在無法只得壯著膽指出:“蛋是母親吃的。”
      
       姚梁媳婦直怨他不該當眾讓老人家難堪。誰料,他母親卻哈哈大笑,說:“你能遇事細心,判事無私,我便放心了。”不久,姚梁奉旨到各州府明查暗訪,根據查到的實情,嚴辦了一批貪官污吏。傳說姚梁“為官清廉耿直,毫不徇私”,取信于民,是與母親的家教分不開的呢。(余塔和、何建林搜集整理)
      
      
       7、安妮教子
      
       熟悉中國股市的人,尤其是投身于中國股市的人,很少有人不知道安妮這個名字的。從股評家到投資家,安妮在十年間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成功之路。安妮是一個很專業的人,同時安妮也是一位與眾不同的母親。
       安妮三十歲那年才當上母親,她這個母親當得真有點驚心動魄。 兒子好不容易出生了,初為人母的安妮卻因大出血又一次上了手術臺。 兒子打一出生就體弱多病,一次又一次地住院搶救。生下來半年了,依然終夜啼哭,瘦得皮包骨頭,連安妮的母親都失去信心了。老人難以自控地反復說著一句話:“這孩子養不活了!這孩子養不活了!”可安妮決不輕言放棄,隨即毅然決然地請了長假,全心全意地侍弄孩子。白天好說,難的是晚上,孩子一生病放到床上就拼命地哭,安妮和丈夫只能徹夜不眠抱著他在屋子里來回踱步。前半夜六點到十二點安妮負責,后半夜十二點到凌晨六點丈夫負責,這種輪流值班的辦法整整堅持了一年,由此可見父愛與母愛的力量。
       病弱的兒子終于轉危為安了,安妮的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喜歡,可理智告訴她:對孩子來說,父母所有的喜歡都應該有著一個明確的方向,那就是把孩子培養成為一個優秀的人。 安妮有一個獨特的教育理念,她認為培養一個優秀的人的關鍵是注意培養他的性格,而并非培養他的學問。在培養性格時最重要的一點是培養孩子的獨立性,培養孩子的生存能力。她常常對兒子這么說:“學習是你自己的事,為什么要父母督促你呢?生存也是你自己的事,父母更是無法替代,今后你背叛父母都沒關系,但是千萬不能背叛自己。為自己負責是一個男人最起碼的責任。”
       安妮和丈夫約法三章,讓孩子從小就接受一種發達國家的開放式的教育,決不像大多數的中國家長一樣把孩子的一切全都包下來。 兒子進幼兒園時,安妮的事業再度起步,整天忙得不可開交。身為作家的丈夫又在北大進修。兒子下午五點離園回家,家里天天是鐵將軍把門,媽媽在哪兒都不知道。可媽媽早就留下指示了:你自己想辦法到任何可以去的地方去,無論是吃飯還是求宿,等媽媽回來后會一一去還情的。 安妮之所以會這么做,大概和她童年所受的家教有關。她的父母對她的管束極少,他們聽任她自由自在地長大。因此,她覺得在當今社會,這不失為一種好方法。 兒子進小學了,作為母親,安妮第一天陪著他一起去學校報到,然后把他送到教室。這樣的母子作伴上學堂的經歷在兒子的記憶中僅此一次,以后就再也沒有了。當天晚上安妮就認真地對兒子說:“今天你已經認識去學校的路了,從此以后爸爸媽媽再也不會來接送了,一是沒有時間,二是沒有必要。”安妮說到做到,哪怕是順路經過兒子學校門口,哪怕是刮風下雨,她都堅持讓兒子獨自回家。江南的天氣常常會莫名其妙地下起雨來,小小讀書郎也真能自己想辦法,下小雨時,他會赤著腳自己跑,下大雨時,他會躲在別人的傘底下。 安妮從來不輔導兒子的作業。小時候兒子做功課時遇到困難,她讓他自己去問老師,去問同學,她對兒子說:“你應該從小學會怎么向人學習,怎么向人求助,這也是一種很重要的生存能力。”
       安妮對兒子的要求也有點特別,她自己從小到大學習永遠是班上第一名,可偏偏對兒子說:“不用費勁費力考100分,有60分就可以了。但在回答問題時必須有點創新精神,不能人云亦云。”在兒子的各門功課中,安妮惟一關心的是他的作文,問她緣由,安妮說得很實在:“我和我丈夫都是搞文學出身,我們家可不能出一個文理不通的人。還有,文為心聲嘛,從中還可以捕捉到一點孩子的真實思想,否則怎么能和他有效地溝通呢。” 在安妮的眼中,兒子是這樣一個人:按照目前流行的好學生的標準,兒子只能算得上一般,但在同學中間,兒子絕對是一個呼風喚雨的中心人物,這種狀態比較符合安妮的心愿。 兒子小學上了沒兩年,安妮南下深圳開始了她的股市生涯,兒子自然也跟著媽媽轉學廣東。安妮按照她一貫的做法出高價把兒子送進一個好學校便撒手不管了,因為她需要全身心地開始自己的人生二次拼搏。兒子可是第一次遠離家鄉,又聽不懂同學們的廣東話,那份孤獨和寂寞之感可想而知。 有一天,兒子一本正經地對安妮說:“媽媽,你知道嗎,我曾經想過要自殺。”安妮聽了大驚失色:“現在還有這個想法嗎?”兒子輕松地笑了:“當我能坦白和你這樣說時,就證明我早已過了這一關了。” 這次對話對安妮的觸動極大,她開始反省起自己的教育方法來:是不是過于理性了?是不是有點失之偏頗?正當她陷入自責時無意中看到了兒子的一篇作文,內容正好是關于“母愛”的,安妮原以為兒子會在作文中有所抱怨,沒想到兒子卻在文中寫道:“在我年幼時,媽媽為了養育我忍痛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如今媽媽為了能讓我受最好的教育又毅然開始了二度創業,我覺得我的媽媽是所有的媽媽中最不屈不撓的人。”安妮釋然了。
       安妮的兒子薛非,這個少年留學生如今正在英國求學。遠涉重洋留學也是父母和孩子共同商議的決定。父母出錢,孩子出力,從申請到簽證居然是薛非單槍匹馬自己一手搞定。 薛非說:“媽媽從小對我的教育主要是精神上的,其他方面她盡可能地讓我獨立,所以我現在出國后適應起來并不困難。”
      
      
       8、陳景潤育子有方
      
       陳景潤不僅是數學奇才,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有獨特的見解。
       兒子名叫陳由偉。“陳由偉”這個名字是陳景潤起的。陳由是他與夫人各 自的姓,偉則希望其對人類有偉大貢獻的意思。陳景潤也望子成龍。 
       陳景潤對獨生兒子的培養方法是:民主對待兒子。家庭民主,父子民主, 母子民主,使孩子能自由自在成長,使他的思維方法更具有個性。陳景潤認為, 孩子有個性才能成才,文藝家、政治家、科學家都靠個性的發展才獲得成功。 
       陳景潤希望兒子將來也當科學家。陳由偉天生聰明,每當他拿玩具,便好 奇地把玩具解剖——拆開看個明白。一個玩具幾十元,當母親的便拉下臉來嚴 肅批評兒子。這時,陳景潤總是樂呵呵地站在兒子一邊說:“孩子有好奇心是 件好事。他能拆開玩具證明他有求知欲望,能研究問題。當父母的要支持他才 對。” 
       兒子上小學后,常常向陳景潤談自己的事,學習、勞動或與同學的往來。 陳景潤認真聽著,然后為孩子當參謀,或表揚或批評糾正。很快,他就獲得了 孩子的信任,和兒子成了朋友。 
       陳景潤認為,教育培養孩子,要因人而異,不同環境、不同性格,教育的 方式方法也要不同。這正是這位舉世聞名的數學家的過人之處。  
       現在他兒子小學快畢業了,學習成績好,品行也優良,正準備考中學。陳 景潤與由昆欣慰地講,教育孩子要靈活,要分階段。孩子的成長與教育方法分 不開。 
       這是經驗之談,值得廣大父母借鑒。
      
      
       9、崔永元和父母
      
       中央電視臺"實話實說"節目主持人崔永元,有人這樣概括他的形象:潛藏在冷峻外表下犀利的批判,時常有"不經意"而來的經典妙語,縝密的思維和不動聲色的引導,從容自信瀟灑的風度,這就是新一代TALKSHOW主持人最佳的詮釋。除了這些,崔永元還有他另外珍貴的一面,就是做個實實在在的人。他的工作間里有著這樣一幅對聯:"說天說地莫若說真,話東話西不如話實。"真實和坦誠地做人,是崔永元一貫遵循的準則。崔永元的背后,是父母對他深刻的潛移默化的影響。 
       提起他的父母,崔永元感慨頗多。崔永元告訴筆者,這一生對他最具有影響力的是他父母的愛。他把這愛打了一個精彩的比喻,他說:父愛就像日出,那樣光明磊落,真摯情深;母愛就像月亮,那樣溫柔無私,慈愛無邊。崔永元1963年生于天津,3歲時,全家跟隨父親所在的工程兵部隊遷往北京良鄉,小時候許許多多難以忘懷的故事就發生在那片鄉村里。記得是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每次逢年過節學校都要組織文藝演出,節目豐富,獨唱、合唱、表演、舞蹈一應俱全。 
       崔永元有一次排練的是群舞《地道戰》,構思很巧,二十多個學生手拉手在旋律中變換隊形,忽而是地道的墻壁,忽而是運動的民兵,通過手與胳膊的組合,還出現堡壘和洞口等等。由于表演難度過大,只好不斷調換演員,最終崔永元落選了。崔永元很難過,回家后一直悶悶不樂。當他的父母知道情況后,拍著崔永元的肩膀笑著安慰他:小小挫折算什么呢?并鼓勵他說今后有的是機會。其實,生活中坎坎坷坷的事情總會發生。最后經過努力,崔永元出演了壓軸節目的主角,在歌舞劇《野營路上》中扮演部隊指導員。 
       當時崔永元穿的是他父親借來的軍裝,他父親在部隊當政委,借來的軍裝大概是小文藝兵的演出服,帽子太大,帽沿經常和眼睛不呈一個方向。戲的結尾是高潮,群眾讓戰士吃甜瓜,戰士不肯吃,互相推讓,僵持不下時,崔永元所扮的指導員邁上臺階,和戰士們一起唱起一首歌:軍隊和人民/魚水不能分/發揚好傳統/永遠記在心……  演出格外成功,于是第二輪就到附近的大隊、部隊、家屬院巡回演出。到崔永元父親所在的部隊演出結束時,他的父親作為政委走上臺逐一和演員們握手,祝賀演出成功,當然也握了"指導員"的手。在崔永元的印象中,他們父子正式握手只有這么一次。崔永元記得,父親握他的手,感覺父親的手好重也很暖和,并從父親的贊許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強烈的父愛,這愛是那樣熾熱,那樣深沉……崔永元還對筆者說:"我們家庭環境很正規、很正統。父親是部隊軍人,做政治工作的。父母對我的教育,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誠實。他們認為這是第一位的。不能說謊,不能騙人,不能去占人家的便宜。這些要求非常嚴格,直到現在,父母依然這樣要求我。" 
       父母的一言一行都深刻影響著崔永元。他們家曾經養了一只大花貓,一天早上,發現大花貓守著兩條大黃花魚自鳴得意。崔永元就把這事告訴了媽媽。全家人順著腳印一查,知道黃花魚是大花貓從屋后墻外的國營菜市場叼來的。崔永元他媽媽二話不說,就帶著黃花魚和崔永元直奔菜市場,說明情況后,把黃花魚的錢付給了營業員。 
       崔永元還告訴筆者,他的父母非常善良。記得有個鄰居,脾氣非常古怪。她今天和你很好,明天就可能罵你,罵一些非常難聽的話。甚至她兒子考試沒考好而崔永元考好了,也會令她不滿,亂罵一通。為此,崔永元的母親常常唉聲嘆氣,但從來不會去和她爭辯一句。通常是過了兩三天以后,那個阿姨又來找她聊天,就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過。崔永元講,他母親還經常做與人為善的事情。70年代初,崔永元剛開始上學,他父親在團里做政委,部隊上經常有家屬來探親,有時候沒地方住,他母親就把他們接到家里來住,給他們做飯。弄得崔永元他們兄弟姐妹都有一種做好事的沖動感,看見媽媽那樣,他們也學著干。媽媽把熱湯面端過去了,他們就把自己藏的蘋果獻給客人。 
       父母的榜樣,使崔永元養成了善待他人、坦誠處世的好性格。但崔永元也有心情不舒暢的時候,跟同事也會有矛盾,但他有一個原則,有話當面說出來,決不會在背后鼓搗。對你有意見,什么事兒看不摜,直接告訴你。現在,崔永元的父親早已離休在家,母親原在部隊的家屬工廠,如今也退了下來。但他們對待子女依舊像從前那樣經常進行教育。他們都喜歡看崔永元的"實話實說"節目,也還經常給兒子提一提有關主持節目的意見。
      
      
       10、陳毅家教點滴
      
       陳毅的博大胸襟、高貴品質、偉岸人格備受世人敬仰。而他對子女幾近“求全責備”的言傳身教,也為人們所推崇。
      
         首先,在思想政治上,他對子女提出了嚴格的要求。“汝要學馬列,政治多用功”;“應知重理想,更為世界謀”。要求子女學習政治理論,樹立遠大理想,著眼世界,高瞻遠矚,言簡意賅,高屋建瓴。
       其次,他教誨子女努力學習科學文化知識,及時規劃,珍惜時間,爭分奪秒,學以致用,接好革命班。他說:“生命世代續,知識無盡頭,科學重實踐,理論啟新猷”;“接班望汝等,及早作劃籌,天地最有情,少年莫浪投”。
       其三,在生活上,他教育子女艱苦樸素,不當紈绔子弟,而且身體力行,以身垂范。“汝是無產者,勤儉是吾宗”;他要求子女“老大新,老二舊,老三補,老四破”;“勿學紈绔兒,變成白癡聾。少年當切戒,阿飛客里空”。他身為國家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卻異常簡樸,除開會接待外賓外,夏天一身舊布衣,冬天一身咖啡燈芯絨罩衣;袖口上早打了補丁。他要求子女謙虛謹慎,嚴于律己,加強修養,足踏實地,放眼長遠。他語重心長地說:“火性烈,死于火者極少;水性柔,死于水者比比皆是。”他警告子女:“不要空言不事事,不要近視無遠謀。”其不放縱、不溺愛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

     

    糖心视频色板_糖心视频破解版_糖心视频官网下载